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仙客

 
 
 

日志

 
 
关于我

职业:大学教师 专业: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读经?  

2007-03-04 13:5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便忙碌异常,我还是抽出时间来参加儒商中心的读经班。一些朋友对此颇有微词,认为我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怎么可能掺合到此类事情中去。朋友们大概是对蒋庆们发起的读经运动颇不以为然,害怕我也走火入魔,稀里糊涂脱离了人生的正轨,出于对我前途的担忧才有些意见的。这些好意,我心领神会,在此先致诚挚的感谢。为了不让他们为我做不必要的担忧,决定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居然读起经来了。

四书五经的名声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是相当臭的。尤其是对那些受西方思潮影响较深,眼下又在争取中国向现代政治和现代文明转变的社会精英,他们对四书五经可说是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在一些人看来,中国的积贫积弱,不说完全是,起码也在很大度上是这些经书世世代代祸国殃民的结果。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们,胡适、陈独秀和鲁迅先生等似乎都持有这样的观点。另一些人则认为,儒家经典其实百无一用,和中国的历史没有什么关系,历代帝王的政治实践其实也只是打一个儒学的幌子而已,说它为害国家实乃高估它的能量。儒家思想的实际作用和孔子生前相比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儒学和儒家的世俗地位有了好转。这两派观点虽然用以说明的问题大相径庭,可几乎一致的看法是,历史已经证明儒家经典不是有害就是无益,今天我们应该弃若败履,好不客气。

我刚一懂事就赶上了批林批孔运动。城市的情况我不了解,农村里从学校的黑板报到村子的布告栏,到处都是对孔孟之道言辞激越的口诛笔伐。还有些丑化孔子、孟子、董仲舒等人的漫画。说孔子杀少正卯如何地残忍阴毒,他周游列国宣传自己的治国理念到处碰壁,惶惶如丧家之犬的窘态……,等等。其中印象最深的一幅漫画就是孔老二手握一把缺刃滴血的大砍刀,脸上是阴谋得逞后猥琐的笑。那张脸长得跟林彪一样尖削无肉,让人不寒而栗。这些印象如此深刻以至于1983年我去衢州参观刚开放的大成庙,第一次看到温仁敦厚的石刻孔子像,心里为之一震。

进了大学,适逢国家改革开放西学著作渐次引入。出于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和对国家前途的关切,学生和老师多半是心向西方文化的。自然科学自不必说,文科各系似乎也有此氛围,其中尤以最为主动和积极,其西化的程度也最深,而我正是经济系的学生。我个人在知识上的兴趣无疑受到这种时代背景和环境的巨大影响。相信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其实,我对自己国家文化传统的关心是早就开始了的。大学刚毕业那阵,拿的工资很少,除去寄回家和日常消费,所剩无几,但还是下狠心买了一部八卷本的《诸子集成》,灰亮的封皮,整整齐齐的一排放在书桌上,真是爱不释手。只是自己的文史功底太浅,很多地方似懂非懂。83年,我曾经在一两个月的时间里,边备课边读《四书》。那时候的读,外行得很,囫囵吞枣、望文生义,与其说是理解文本,不如说是断章取义,挑些格言警句记在脑子里,备上课时拿来教育学生。那时只觉得孔孟有些话说得好。豪迈的如“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高妙的如“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等。那一年的秋天,我第一次担任班主任,虽然刚好20岁,但还算是个富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青年教师,教书育人一点不敢懈怠,大概是中国人思维结构的原因,大家对这些格言警句和妙语高论居然热情很高。这也助长了我的兴趣。这种情况持续了若干年,读经时断时续的,详略不一,过了几遍。88年《河殇》热播,文化潮再起,而此时的校园内对中国经典的态度又与五四及改革直后的情形相仿佛,易经依然是流行的,记得那时还拿这个给人卜吉凶玩,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之类则淡出人们的视线。89后的几年,此类文本的命运更是一蹶不振。

我有心要读经,决不是因为修身的要求。我认为留存下来的经典对于修身的用处极为有限。我这些年来与无数的文化人打交道,最深切的体会是所谓的文化熏陶尽是些鬼话,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教训起年轻人来振振有辞,而自己全然不能以身作则的事情屡见不鲜,有时情形简直荒唐到了相反的地步。我在《士说新语》的一则中对此有直率的议论,兹不赘述了。文化人的道德水准也许总体上低于贩夫走卒。在这个意义上,周其仁曾经讲过的一句话是足以振聋发聩的,他说,做人的道理根本不是从书上学来的,是九岁之前妈妈教的。古往今来,学富五车、大德有亏者不计其数,这个倒也不是中国国情,帐可能算不到儒家经典的头上。写了许多人生感言,极力劝人趋善避恶的西人培根,一生恶行昭著、劣迹斑斑,为人不齿,就是明证。我的朋友大可不必担心我的智力水平会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我倒是常常从经典中读出让人发笑的内容,恕我不敬,有些话只具有审美价值,而毫无实践上的可能。

好了,说了这么多,该转到正题上来了。

我为什么读经?

首先,我得承认自己是个爱学习的人。虽无朝闻道夕死可的境界,但能够体会学习中的乐趣。我追求知识但却不想迷信任何一个体系,不惑之年自己的心智成熟到可以自己作主的地步,这样的学习就更加有意思了。好像去除了很多功利心回复到学习原本的内涵上去。这种纯粹知识上的活动有点类似于生产性的消费。不说别的,以后读论语这类东西,不至于像以前那样狂念错别字。从此知道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乐”是不能年成“le”而要念作“yao”的。以前无知者无畏,诸如此类的洋相,出过一大把而浑然不觉,现在想来还脸红得紧。

其次,对儒家的赞美和批评听得多了,心里不免有些烦躁,不知道谁对谁错。而如果自己不去好好读一读原典,那就永远都只能做一个焦虑的听众。我想做出自己的判断,因此必须再次返回到文本。思想史上很多观念流变好比长江,已经被沿途的人污染的失去了原貌,必须正本清源,非此得不到清渠活水。我思考的比较文化和社会科学问题,要求我熟悉自家的经典。韦伯在《儒教与道教》一书中的评论建立在他对中国经典阅读的基础之上,如果我们自己不读,那么也就无法判断其中的对错。我向来厌恶那些不作调查研究和深入了解情况就乱发言的所谓学者,评论自己的文化,需要掌握第一手材料。在这个意义上,我读经也是向伟大的韦伯学习。

第三,这是个内心孤独的时代,平时大家为稻粮谋,挣扎于污泥浊水之中,身心既俗且疲,常有厌世之心,读经也可以洗魂涤魄。而会读的形式好比集体劳动,效率既高,而且温情浓厚,其乐融融。窗外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自然风景,室内是热火朝天的争论,中心管吃管喝,此等美事何乐而不为?!

此外,通过会读更好地认识到别人是如何理解文本,尤其是人文学者关心什么问题,如何思考问题。这个对于人文、社会两科的学者彼此理解和沟通十分有好处。

回顾三次会读,收获之大,感受之妙一时无法尽述。我也劝我的这些朋友,与其在家里偷偷地读,不如大家一起读,真的,不仅有趣而且有益。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