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仙客

 
 
 

日志

 
 
关于我

职业:大学教师 专业: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厦大聘了谢泳有感  

2007-05-08 20:3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年前张文显把邓正来聘到吉林大学当教授,不久前朱崇实又把厦门大学的教授聘任书给了谢泳。对于重建新时期的大学精神而言,这两件事都是值得纪念的。

我最初是从杨玉圣兄的《学术批评》网站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我清楚这件事情所具有的含义,因此也有些许的激动,不过和大多数人慷慨激昂的议论相比,我对此事的前景还是有些担忧的。因此,内心总还是复杂得很。

谢泳这个人的东西,特别是那本《逝去的年代: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命运》,我是读过不止一遍的,因为那里面所讲的人和事都关我心。在复原旧大学的气质和精神方面所作的事情,谢泳要比一百家大学的高教研究所做得都要多,也都要重要。他关于民盟的老前辈储安平等人的深入研究,是我所感动的,在朱正和章诒和的回忆文章面世之前,谢的作品几乎是我了解那一代铁骨铮铮的知识分子们最好的读物了。选择储作为研究的对象不仅是使命感的问题,关键还是要有胆略。我自1988年进入民盟,迄今近20年了。所见所闻都与我心目中的民盟想去甚远,而且越来越远,所以就越加关注历史上的民盟,也算对自己年轻时的政治选择有个交代。谢泳在这个方面帮了我的大忙。因此,我对他一直抱有深深的感激。他进入大学,应该有更好的研究氛围和条件,我们也许可以期待他做出更加严谨而扎实的东西来。

厦门大学的人文传统要比浙江大学更深厚,这是无庸置疑的事情。接纳学院派以外的人也是这个传统的一部分,当年没有任何学位的鲁迅就曾经被邀请在这里任教。厦门这个地方远离了政治中心和商业中心,民风休闲安逸,也非常适合做那些少些烟火气的学问。我不怀疑厦门大学校方此次聘任的严肃性,也不怀疑朱崇实校长的动机,我思考的是目前这个体制是否已经做好了初步准备来认真接纳谢泳这样的文化人。

也许谢泳将来会比任何人都清楚,眼下大学的体制和大的背景已经完全不同于民初了。倒不仅是因为什么政治的因素,而是今天大学里的方方面面都在与文化作对,来自科学鄙视、商业诉求和行政(非政治的)干预的压力,笼罩在校园的各个角落,不是某个人或者学院抗拒得了的。整个就是冤无头债无主,埋没糟践了人才,谁都不是责任人。受害者自认倒霉的那种。说实在的,要从对谢泳本人负责的角度说,我要是院长是宁可不让他进入这个沼泽地的。

这并不表明我对大学的乐观和悲观,只是觉得眼下大陆的这些大学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利维坦”,这个巨大的新的生命体,有着自己强硬的生存逻辑,要是难以驾驭或无法顺从的话,最好别去惹它。以我在大学度过了快三十年的岁月,其中包括介入行政有整整一打的年份这一经验,我不太相信有人驾驭得了这个怪物,更多的人不过是顺从而已。如果你不愿屈从,不如留在外面更自在些。没有和谢泳有近距离的接触,并不知道他实际是何种人,如果是我在他的书里读出来的那种人,对他能否安心呆在大学里,我是很有些怀疑的。他要是能够安之若素地呆在大学里,我料定,他不是一个已经麻木了的人,就是一个自甘尴尬的人。也许他会作些抵抗和挣扎,可是,他的对手是谁呢,当然不是请他去的那些朋友和领导,而是一个巨大的装置加上弥漫的散发着特殊气味的空气。

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大家互不干预、相安无事。学校得到了某种清名,他得到了某种实惠。大家都不往深里头想,一切正当性问题都到以后再说,也许那是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即便情势仍不乐观,到时候再各奔东西也不伤着朋友和老领导的情面。

虽然这样说,我还是打心眼里感谢厦门大学,它能够走出这一步,让我们看到了一种涌动的暗潮,也预示着某种有益的多元化因素正在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