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仙客

 
 
 

日志

 
 
关于我

职业:大学教师 专业: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梁捷:罗卫东老师和亚当斯密研究  

2007-05-17 16:3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拙著出版至今已经有一年半时间,印刷了两次。期间《读品》的李华芳对我作了专访,陈春良和李井奎分别在《浙江社会科学》和《社会学茶座》发表了书评。最近在梁捷的博客《读书随譗》上看到了他对拙著的评论。梁捷的评论显示了他博览群书的功夫,对思想史的了解是最广泛的,我曾经在他的帖子上回复评论。现在把他的书评和我的回复一并贴上。

罗卫东是我极尊重的一位老师。拿到罗老师的《情感 秩序 美德:亚当.斯密伦理学世界》已有一年,听他介绍斯密《道德情操论》的思想更是已经数年,但我一直没有动手写任何评论性的文字。这本书当然是国内目前研究斯密乃至那个时段经济思想最出色的专著。不是我架子大,前不久还想在什么时候趁着早上的阳光一气写下,试过多次,总是失败。虽然已经拖过了年,但还是让我尽力写下一点文字,不算书评,我也完全没有能力评论斯密或者罗老师的工作(多次挣扎以后才明白这一点),只能随感吧。
 一位老师问我,罗卫东为什么只盯着亚当.斯密。既然研究那个时代的伦理学,他应该能感觉到休谟比斯密更伟大呀。
 另一位老师问我,罗卫东为什么只研究了亚当.斯密的伦理学,真是可惜了。除了经济学以外,斯密的政治学、法学思想比伦理学似乎更有力量,至少也应该勾勒出一个立体的斯密来。
 我自己也在想,为什么要研究斯密?我必须承认,我极喜爱熊彼特,他在《经济分析史》的第一卷里说过,“斯密被授予创立者的称号,而他以前的经济学家则成了“前驱者”。但如果抽掉这些前驱者的思想,是否还能剩下斯密的思想,是很值得怀疑的。”
 熊彼特这里的前驱者,至少明确指向格老修斯和普芬道夫。众所周知,斯密在伦理学上受到孟德维尔的间接影响和哈奇逊的直接影响,在经济学上受魁奈、杜尔阁、米拉波等重农学派影响,在日常生活中与休谟、吉本、柏克等人过从甚密,空余还喜欢读贝克莱的《问难》和范德林特的《货币万能》(Money Answers All Things)。稍微做些扩展,则有洛克、孟德斯鸠和霍布斯;进一步扩展,则有塔西佗、塞内卡、李维这样的罗马人;真要全面研究,还必须阅读那些中世纪到重农学派之间的“小册子作家”。
 我曾有兴趣研习反对托马斯主义的中世纪神学背景的经济学思想。但我发现我短时期内无力梳理清楚这条线索,也无力仔细读遍上述作家作品,只好随便说说。至少我发现克罗波西(Cropsey)也无力完成这样的工作,他反复引用的尼采和韦伯和斯密并没有直接的联系,而且他似乎也不懂施特劳斯反复强调的“自然历史”与斯密思想的关联。
 施蒂格勒有一篇“斯密成与败”(JPE,1976),比如确立了“以分析个人选择行为为中心的经济学范式”,比如确立了“竞争性价格”的核心地位等等,很聪明的分析方法,从当代经济学的角度讨论斯密。现在这样的讨论太多,比如“看不见的手的十种范式”等等,Tooby和Cosmidesd的演化心理学亦被追溯到斯密这样的滥觞。但这不是我想说的。回归古典,贴近文本,从斯密的生存环境与思想路径(必须使用当时的学术概念)来解读斯密,这应该是绝大多数思想史学者的共识了。
 罗老师从同情心论到正义论,然后良心论、义务论、习俗论到德性论为止,这是按照《道德情操论》的编排顺序展开,非常清晰。最后一章是斯密思想中的自然神学和斯多亚思想交错的背景。我对此并没有异议。
 我的一点想法是,提炼出《道德情操论》的内在逻辑线索以后,筛选出同情心、良心、义务、习俗和德性以后,还必须分别把它们置于更广阔的古典学术背景中讨论。每一个词都会把我们折腾得筋疲力尽。
 “同情心”这样的概念在亚里士多德或者西塞罗那里并不罕见,蒙田在《随笔集》里也有对应的陈述,毕竟“同情”是绝大多数人都有的自然情感。罗老师很精彩地从斯多亚哲学角度来论述,我私下以为不应该忽略休谟的著作,休谟在“情感”或者斯多亚哲学的流露方面,比斯密更为彻底。人的情感是类似的,或者说永恒的。所以亚里士多德、西塞罗、蒙田(让我跳过太多的罗马作者)再到休谟和斯密,思想上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休谟前后的学者,凡是研究社会都很自然地从“人性”着手(比如小穆勒),但这种传统很可惜地在马克思那里中断,后来又为简单化的功利主义所取代。我们必须意识到,1功利主义是自然法的一个变种;2功利主义肇始于哈奇逊特别是贝卡利亚,单纯地研究边沁会截断功利主义的自然法背景(当然深入研究边沁晚年走向激进立法的过程,和斯密走向保守相对比,可以减轻我的忧虑);3早期的情况来看,道德功利主义和政治功利主义应该区分,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论述的功利,或者蒙田在《随笔集》里的“论功利”都不包含政治功利主义的考虑。只有边沁以后,这两种思想才合为一股,不可分割,至今犹然;4斯密区分了研究行为的功利主义和寻求判断的功利主义。前者是贝克莱或者霍布斯有兴趣的问题,后来在德国心理学中复兴(顺便记一下,边际革命中常被提及的韦伯-费希纳定理与奥地利学派的边际思想迥异,但常被混淆)。而对后者的重视,表明了斯密与古典的自然法传统的联系;5在斯密这里,功利主义的判断标准不是后来边沁所谓的“快乐”或者小穆勒的“幸福”,而是“自然”;6效用具有美学和伦理学的价值,它不是一种假设,而是一种现实的问题;6效用与“习俗”等历史因素有关,在斯密后期修订的《道德情操论》版本中尤为明显。这里暗含了施特劳斯在《自然权利与历史》中所讨论的主题;7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阐释所谓“功利主义”的次序与《国富论》类似。我们应该同时寻找一遍功利主义思想在《国富论》中的编排历史。
 以上很多看法都来自熊彼特。不见得权威,但对我很有启发。而我为了阅读斯密,在格劳修斯和普芬道夫身上花费了一些功夫,寻找他们的框架,也寻找他们的问题意识。至今仍未有什么把握,但必须拿出来谈一下。因为罗老师接下去列举的几个关键字,如正义、良心、习俗、义务乃至德性,都已超出情感范畴,必须引入自然法(nature law)和自然权利(nature right),光是斯多亚与神学框架是不能完全装下的。
 德性可以少说一点。因为这已经是当代道德哲学/政治哲学一大派别,麦金泰尔的《追寻德性》梳理了一条从亚里士多德到托马斯的“德性线索”,斯密的德性论也可以归入这条传统。1999年出版的Griswald的Adam Smith and the Virtue of Enlightenment在学界颇有影响,罗老师也参考过这本书,不多赘述。
 良心论特别是义务论则是斯密乃至那个时代学者思想中最微妙的部分,带着这两个关键字去读经典作家,最为有趣。比如马基雅维里的良心到哪里去了?
 格劳修斯拉开自然权利和约定主义历史主义争论的帏幕。人是理性的自我保全的人,这种趋利避害的自然倾向确实存在,却并非人的最终禀性。正义或者公正是权利的最初含义。我注意到罗老师很谨慎地把斯密的正义和当代罗尔斯构建主义的正义观(那部分源自康德,还有其他复杂渊源)划清界限。但是无论罗老师怎么把正义继续与情感(同情性或者道德感)联系起来分析,或是把正义与运气联系起来(肇始于神学辩护,比如路德,至休谟一变,至当代伯纳德.威廉斯《道德运气》集大成),或是引用舍勒对“恶”极富洞见的价值判断,只要不谈及权利以及由此生法出来的法律,我们就没法判定“正义”。格劳修斯的《战争与和平法》是要判定战争的正义,稍晚的贝卡利亚的《论犯罪与刑罚》是要决断刑法意义上正义。斯密的思想充满矛盾,在古代和现代之间摇摆,在自然权利和历史社会之间犹豫,这点并不令人意外。我个人觉得罗老师应该摆出他思想中摇摆的地方,不必追求过度的明晰。斯密晚年转向保守,可以说是法国大革命的影响(那时他在修改《道德情操论》的第六版),也可以像罗老师说的斯多亚主义的影响,我觉得这都是有迹象可寻的。《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都是斯密精心修订过的出版物,结构上是深思熟虑的,经济学家似乎只对《国富论》第一卷有兴趣(类似于政治学家多半只对《利维坦》第一卷有兴趣),常常会闹出理解上的大笑话。罗老师对《道德情操论》有很全面很深入的解读,但如果与斯密其他著作对比,平行阅读,也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 罗老师极认真地比较了从1759年第一版到1790年第六版《道德情操论》各个版本之间的细微区别。熊彼特尝言,“第一版和第六版虽然差异很大,但(除了《兼论语言的起源》那部分以外)并没有多么重大的意义)”。熊彼特看重的最好是“均衡分析”这样抽象的逻辑概念的提出,而罗老师看重的是斯密思想向保守方向(或者自然的,斯多亚的)的演进,故而每个版本的改动都值得回味。“兼论语言的起源”显然不是什么语言学研究,也不是单纯地向卢梭或者蒲柏和斯威夫特致敬,而是代表了一种自然主义气质的社会风气思考。语言至少在我们已知的历史中早已存在,它先于我们的存在,与上次之存在相仿。追溯语言的起源,也就是追溯人的起源,后来的洪堡特乃至小穆勒也都循着类似的路径思考这个问题。
 梁启超在《生计学学说沿革小史》里曾说,“德国生计新学派之泰斗罗士哲(Roscher,即今译罗雪尔)尝有言,斯密.亚丹者,立于生计学史之中心者也。斯密以前诸家,皆为斯密学说之准备者耳;斯密以后诸家,皆为斯密学说之修补者耳。”我读斯密,总是佩服他的清晰,却不是深刻。这不妨碍我们把斯密作为理解思考经济学和思想史最重要的坐标。
 以上是读罗老师大作的一点随感,3月9日是斯密的《国富论》出版231周年纪念,作文谨纪之。

#日志日期:2007-3-6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评论人:赤杖真人 评论日期:2007-3-6 9:54
哦。

评论人:李茶 评论日期:2007-3-9 23:16
谢谢梁捷的评论。
我的书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弄清楚斯密的道德哲学体系到底包含了那些要素以及发生了哪些变化。其他的对比研究以及与所处时代和斯密个人的心理倾向等等基本未涉及,我把一些自己的感想都放在注脚中也是服从于自己著述的这个基本目的的。
你提出来的问题非常重要,这正是我正在做的研究要解决或者回答的。
谢谢你能够认真读拙著。

评论人:梁_捷 评论日期:2007-3-10 16:52
谢谢罗老师。
罗老师的工作非常细致深入,可我总是希望有更宏大更全面的东西出来。但就斯密的伦理学这单一角度而言,罗老师做得很完美。

评论人:李茶 评论日期:2007-3-11 11:23
这大概是我向来的习惯使然。
一位前辈告诉过我,一个做思想史的人必须要吃透至少一个人的思想,否则就没有说话的资本。在经济学史上,凯恩斯对马尔萨斯的研究、罗宾斯对托伦斯的研究、海尔布罗那对斯密的研究……都是这样。我的研究计划也是从斯密的道德哲学入手,进入他的政治哲学和经济学,从目前的情况看,这样的路径对我来说是最合适的。
在基本上把斯密的思想弄懂以后再扩散到整个苏格兰启蒙时代的哲学家如沙夫兹伯里、哈奇逊、休谟等这个计划实在有些庞大,我自己常常觉得力不从心。可是,人生就是如此,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吧。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