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仙客

 
 
 

日志

 
 
关于我

职业:大学教师 专业: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值得怀念的高鸿业先生  

2007-05-26 22:1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鸿业先生不久前驾鹤西去,学术界有一些响动。前段时间在网上也看到了一些评论和纪念,周业安、梁捷、李冠一都写了纪念文章。奇怪的是,从高先生那里受惠更大的77、78级大学生没有什么动静。我有点看不下去,还是要写点文字纪念一下。

一个人是否值得人们去怀念,至少有两个因素是值得考虑的,一是他生前都做了些什么事;二是他有什么样的品质。以此作为标准,我认为高鸿业先生是当得起后人纪念的。

和厉以宁和吴易风不同,高先生并非我的授业恩师,但在我心中他自有特殊的一个位置。我的高鸿业观来自于零零碎碎的个人感受。

首先是我应该承认是读高先生翻译的萨缪尔逊《经济学》第十版长大的经济学从业人员。这个译本留给我的既有高先生自己撰写的那个让人有些不爽的前言,也有通达和生动的译文,而后者历久弥新。萨翁是个文字大师,以我的陋见,他那部享誉全球的教科书的妙处,只有在高先生翻译的第十版中才是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后来的金版好像是北大某教授领着一帮毛孩子翻译的,我粗粗翻阅,译笔与高先生的相去甚远,自然大失所望。由此推测高先生翻译萨缪尔逊的书是好好下过功夫的。后来我越来越体会到高先生的这个译本对我学习经济学的助益,以至于在曼昆和斯迪格利兹经济学教科书大行其道的时代,还是念念不忘向学生推荐萨缪尔逊的教科书,当然是高鸿业翻译,商务印书馆出的第十版。我在西方经济学上当年曾经下过一番功夫,靠的也是高先生传神的译笔能够让我不知疲倦津津有味地通读几遍。

我和高先生有过一面之交,那次是在教育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厉教授当时风头正健,在会议上侃侃而谈,喋喋不休地宣传自己那套郭德纲式的经济学见解。什么靓女先嫁、好苹果先吃、自行车不倒的奥秘之类东西。高先生默默地坐在后排一声不吭地听着,终于忍不住了。站起佝偻得像个虾公的身子,向厉教授发问。具体的问题我有些记忆不准,大概是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他的问题非常尖锐,咄咄逼人,厉教授毫无招架之力。高先生那时应该是年近八十了,看上去憔悴得很,那双激烈比划的手,瘦骨嶙峋,关节又大又突,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他毫不理会世俗常情,而是直奔主题,虽然有些口拙,在思维的严谨性上是远远高出对手的。他在指责对手食洋不化之后就退场了。说实在的,在那之前,我从未见过如此严厉率直的学术质疑(与此有得一比的是某年天则所开制度经济学年会上姚洋教授对西北某著名大学博导的批评)。毫无疑问,厉教授当时非常尴尬,下不了台。高先生的问题要比厉教授思考的深刻得多,所以,后者无力还手。这次,我对高先生的学术功底刮目相看。

从那以后,我就注意他撰写的文章。几乎每一篇都是仔细阅读的。和时下一些人的看法不同,我认为高先生的所谓的左,并不是那位姓程的红人那种投机性的左,而是一个学者对自己学术理念的坚守。他并不愿意拉大旗做虎皮,给对手扣帽子,而是陈述自己的道理。虽然,有些道理带有浓厚的价值判断,但无论如何他的学术精神是严肃和高贵的。在这个方面,他有点像剑桥大学著名的马克思经济学权威莫里斯.多布教授。高先生有自己的学术立场,而且这个立场是经过自己反思的。他在这个方面的表现是值得批评他的哪些对手好好考虑的。

高先生对学术事业的虔诚,我自己没有切身的体会,但是被从我的老师蒋自强教授那里听到的故事深深打动了。八十年代初,高先生在近三十年之后重返美国的学术界,到美国大学做访问学者,他当时他已经年近花甲,自感机会难得,必须争分夺秒地学习西方经济学界的新材料。只身在外,又舍不得在家务上花费时间,几乎每日都以方便面充饥,最后闹出了严重的胃病,身体搞垮了。我在第一次出国之前,蒋老师就语重心长地叮嘱我要以高先生的事情为戒,千万不要顾此失彼。

高先生在学术上的态度是诚实自谦的。他似乎从不以势压人,也不像时下学术界某些大腕那样信口开河、动辄宏大叙事。他的文章,你可以不同意观点,但是不能不重视他的论证。他是一个有风骨的学者。能不顾一切地投身学术事业,坚守自己的立场、捍卫学术的尊严。即便他主编的那部颇为人诟病的研究生教材,仔细翻阅其中的章节还是可以看得到先生自己化下去的心血。如果不是人云亦云地发表见解,那么其中有不少对西方经济学的评论还是值得读者仔细琢磨的。

高先生重译的《通论》我是没有仔细读过的,质量如何,无法置喙,不过我推测总比徐毓彤半文不白的译文更合今日学子的阅读习惯。

饮水思源,我们这些没有机会从欧美直接经受经济学训练的人,在经济学上有今天的进步,应该感谢包括高鸿业先生在内的所有前辈的工作。仅此一点,高先生就是值得我们纪念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