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仙客

 
 
 

日志

 
 
关于我

职业:大学教师 专业: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转贴:文科的学问原来是如此无用  

2007-06-28 22:1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 本文作者段建中(http://blog.sina.com.cn/duanjianzhong),转贴自新语丝。
读了一遍之后,觉得透出来的气味非常浙大,一时恍惚不知道对错,索性贴到网上供大
家欣赏讨论吧。
 作者简介: 生长在内蒙古阿左旗,1982年毕业于西安交大机械制造专业(学士),后
在工厂任技术员。1988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机械一系(硕士)。1988-1998宁夏工学
院机械系教师。98年8月起,分别在意大利罗马第三大学机器人实验室做访问学者,南非
博茨瓦纳大学机械系任高级讲师。自2002年9月起任宁夏大学机械学院副教授,教授,
从事制造技术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某中央级大报经常刊登文科类‘学术’杂志的广告(以目录形式出现),其中各大学的学报
居多。请看某大学学报近期的几篇文章目录:
   ——16-19世纪澳门黑人社群研究
  ——闻一多殉难的文化意义解读
  ——试析虚拟式让步句的规约隐含和预设
  ——试评鲁迅对冯至诗歌的评价
  ——论洛夫诗歌的精神硬度
  ——简析孟子仁政思想的实质
   本期学报共刊登‘论文’57篇,绝大多数都与当今社会现实问题无关。可把它们大致
分为:无病呻吟类,‘六经注我,我注六经’类,生造学问类,嚼古食类。如果这些文章是
为了评职称,或搞几个发表论文的津贴花花,我表示理解。因为这是制度使然,逼良为娼或
诱良为娼。如果作者和编辑们要硬把这些铅字也说成是学术,那就有点羞辱学问了。
   进城打工的农民,七八个人挤在城乡结合部的一间小房子里,卫生条件很差,有时连
基本生活都无法保障。这类自个儿的同胞在眼皮子底下遭罪的事儿不去考察﹑写文章呼吁,
反倒关心起几百年前的澳门黑人?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又是什么?这不是无病呻吟,又是
什么?
   闻一多殉难就是被腐败的国民党政府害死了。他为了正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体现了
一个正直的、有责任感的读书人的气节。哪里来的什么‘文化意义’?是不是还要写一篇
‘闻一多殉难的哲学意义解读’,或‘闻一多殉难的道德意义解读’?搞这些有啥意思?
文人们最应该做的则是以实际行动学习闻一多先生坚持真理﹑不畏权贵﹑直面现实的为人,
为底层老百姓鼓与呼。
   ‘试析虚拟式让步句的规约隐含和预设’,这大概是关于语法的。请问问当今有成
就的作家,比如王蒙﹑金庸等,他们的作品畅销是不是因为懂了这些东西?他们哪个知道
这些‘隐含和预设’?人家的作品不是照样在图书排行榜上吗?我料想其它行业的文字工
作者对此就更是不知所云了。这种啥用场也派不上的生造‘学问’充其量算是在自娱自乐。
   ‘试评鲁迅对冯至诗歌的评价’,这是在嚼别人嚼过的馒头。难道不会自己写一篇
‘对冯至诗歌的评价’?干吗非要搞‘评价的评价’?我相信鲁迅先生至少是不会赞扬这
号人的。据说吃鲁迅饭的‘学者’能拉几火车,这里头咋就没人写个类似‘阿Q正传’的
小说呢?
   说到这里,使我想起了红楼梦。
   作为一个连《红楼梦》的粉丝都算不上的外行,自然十分不理解:一本小说的研究
竟然会成了一个大行当,不知成就了多少专家以及硕士博士。用百度搜索‘红楼梦’三个
字,会出来一千五百八十万条结果(2007年6月12日上午10点零57分),甚至电脑汉字
输入法中都将‘红楼梦’以及书中人物姓名作为词汇。可见吃这碗饭的从业者之众着实令
人乍舌(是不是有上万人?)。
   以我这样的外行想,吃文学饭的人主要精力应放在写小说上,而不是如此多的人终其
一生去评论他人之作品。社会上需要的厨子总要远远多于品菜师吧。从商业的角度来说,
也是小说更有可能赚钱,论文又会有多少人看呢?至于把有关《红楼梦》的考证细到‘曹
雪芹有几根头发’,就有点走火入魔了。
   ‘论洛夫诗歌的精神硬度’,且不说诗歌这类阳春白雪鲜有百姓问津,更何况还是
个评论诗歌的文章,依我看它除了评职称能凑数,圈内的人都不一定有几个看的。这种东
西连无病呻吟都算不上,只能说是造了点文字垃圾。另外,‘精神硬度’又是何等妙语?
我只知道大多数固体物质有硬度一说,那么这‘精神硬度’该用啥‘仪器’测量?我怀疑
十有八九是作者生造的。
   ‘简析孟子仁政思想的实质’,这倒也顺应当前的复古潮流。从古到今,中国的
文人中都有相当一批靠‘啃老’过活。尤其是孔孟古食味道最鲜,他嚼过来你再嚼过去,
嚼了几千年,依然乐此不疲。似乎历朝历代的‘名士们’都能从老先人身上刮出新鲜的
油水。
   碰了现实问题会惹麻烦,所以就使劲儿刨古纸。而且还给公众造成一种假象:凡是
老先人的东西,就是深奥的,即便是微言也定包含大意,说俗一点:老祖宗放得屁也是香
的。好在这样的文章不会在广大百姓中产生影响,就让他们自个儿毒害自个儿吧。
  不用再举例子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样的文章即使有千万篇,也不及早点铺的一
根油条。 
  ‘弱管呻吟,自矜有学’是古人对好‘虚浮之学’者的警醒。今日为文者则是:明知
‘论文’乃荒陋之物,却乐而为之,非为学术,实为浪得虚名赚得银两尔!照此下去,吾
国学术休矣!吾若商人,恐云:宁散千金济饿殍,不舍一文扶儒生。遥想当年周公谨,今
日文者不如虫。
   莫用‘你懂个啥?’来空洞地回应他人的责难。请仔细想想成天弄这些玩意儿是不是
在糟蹋纳税人的血汗钱!
 (XYS20070626)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