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仙客

 
 
 

日志

 
 
关于我

职业:大学教师 专业: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冤家的联合:一道奇异的风景^_^  

2007-09-22 18:2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吵架多年的老朋友,都是学术界有影响的人物,向来在很多问题上持相反的观点和态度。这次居然因为我一篇文章的按语而走到一起,成为一个战壕的战友。这真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作为他们两位的朋友,我对这种联合却丝毫不感到欣慰。

他们联合的起因好像是由于我关于理性和偶像崇拜关系的那段话。这段话的原文是:“对于喜欢崇拜偶像的人来说,下面这篇文章应该是一副清醒剂。我们这个年纪看到过太多的人走下圣坛,当然也不在乎再多一个。理性,正是人类在自我认识上显得最需要。不妨说,所为启蒙,就是勇敢地运用理性来面对自己和其他人!”

我看不出这段话有什么让人不妥的地方。特蕾莎和格瓦拉都是大众的道德偶像,我针对他们说的话,完全不是要去批评他们本人。因为,据我所知,他们似乎从未要求什么崇拜,他们做什么也都是基于自己的爱好,视之为理所应当,没有什么需要歌功颂德的理由。而且,格瓦拉牺牲于玻利维亚的丛林之中正是他本人的夙愿。他们本着自己的偏好去行动,只是一种自然的行动。如果一个人作自己喜欢的事情还需要崇拜,那实在有太多的人值得崇拜了。包括我们自己,都应该受到崇拜的。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我对他们不抱有一种谨慎的尊敬。因为就我目前对他们的了解而言,就我对他们事迹的判断而言,我以为,他们都是令人尊敬的人物。他们忠于自己的信仰,放弃了普通人的幸福,选择了一条艰难的人生道路。无论他们的行为给别人和社会带来的是什么,他们有着非同寻常的心灵。我之所以抱着谨慎的态度,是因为我们并不能够断定我们所知道的都是真相,我们不能保证自己的心灵不被别人所利用。

按照我对特蕾莎和格瓦拉的理解,对他们的偶像崇拜不仅不是对他们的尊敬,简直可以说是对他们的冒犯。前者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一切行为都是实践上帝的意志,都是宣示上帝的恩典,一切荣耀都归上帝,如果她允许人们对她的崇拜比上帝更甚,那么这是完全不可思议的。我相信,特蕾莎,无论是那个神话了的还是真实的人都是反对别人崇拜她的。格瓦拉,一个怀有共产主义理想的战士,那个气质上十分类似于日瓦嘎医生中拉拉丈夫的人物,他在丛林里打游击,是为了实现他的共产主义理想,这个理想的原型是马克思和基督徒的共同创造。一切行动的荣耀自然也是归于马克思和耶稣基督。想必他也非常反对人们把他作为偶像来崇拜的,他隐姓埋名闹革命,不希望人家记得他,其实也是这样心态在决定。

偶像崇拜源于具有理想主义气质的崇拜者自己的软弱!因为某些人做到了很多自己所做不到的事情,便把他的一言一行都拔高神化,把没有的也加在他的身上,无限放大,造出一个光辉神圣的对象。费尔巴哈的《耶稣基督论》早就揭示过这样做的心理学原因。我反对不加理性审视的任何崇拜,因为这样做蕴含着一种危险。在严重的情况下将使我们的心灵趋于封闭,危及到我们对一些基本事实的判断,重新陷我们于蒙昧的沼泽之中。也就是,置自己于迷信的状态。

当然,崇拜不崇拜,一般来说还只是自己的个人爱好,本不是个该争论的问题。我一向以为,一个人只要不强迫别人也做同样的选择就行。但若是一个受人信赖的学者,被莘莘学子视为知识上楷模的老师,处在某种未经批判的偶像崇拜之中,我以为事实上是有问题的。而要是在课堂上公然鼓吹某种以讹传讹的事情就更加不应该的。

我批评不加理性审视的偶像崇拜,当然同样只是我的个人意见,各位如何选择只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若在知道了特蕾莎嬷嬷和切的很多真相之后还决定继续崇拜,那么我也无话可说。而且,我倒很是羡慕你们安之若素地作这样的选择。

对于冯钢和叶航在这件事情上的联合,我是理解的。正因为经历过太多的偶像毁坏,理想破灭的恐惧,他们才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愿望,无论如何都要为自己强设一个可以寄托全部崇拜之情的偶像。希望我们的心灵秩序和社会秩序都有所保障。这种愿望即便是善良的,也未必是可取的。因为我们其实并不知道现在的社会秩序到底如何,人们的道德状况应该怎样?我们有意无意地总是在套用自己心灵的程式在要求一个全新的世界。

富勒在他的《箴言集》里说过:“对于那种仅仅是由于恐惧而崇拜上帝的人,给一个魔鬼,他也会顶礼膜拜的。”我担心的正是走投无路的偶像崇拜者最后会一头载入撒旦设下的陷阱。无论是源于无知的崇拜还是源于恐惧的崇拜,作为一个学者都有责任努力运用理性予以考察和审视,而不是缴械投降。冯钢有信徒的气质,所以我对他的异议毫不惊讶,而崇尚科学和理性的叶航这次持有与冯钢同样的立场倒是让我有些吃惊!

我宁愿寻找彻底符号化的神学家的上帝,因为,只有它才是经过了无数优秀脑袋质疑的纯粹符号,它代表一切有和无。除了上帝,这个世界没有值得考虑予以崇拜的偶像!

但是在我还未做出决定崇拜上帝之前,我宁愿选择焦虑、空虚和痛苦,决不拿那些无谓的幻想麻痹自己,欺骗自己,不想为了他们浪费自己的感情!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